1. 首页
  2. 中国
  3. 文化
  4. 内容

王鉴的短篇小说:去哪里过年

作者: 日期:2017-11-17 人气:3744

去哪里过年

 

 

陈进东最近一段日子过得实在是窝囊,为了春节去哪里过年,他和他的小娇妻黄莉莉闹得水火不容,只差没有彻底撕破脸皮打架了。

陈进东是来自云贵高原山区的一个地地道道农家孩子,一个呱呱叫的学霸,靠着助学金和奖学金,硬是从清华大学读到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拿到了博士文凭。三年前,陈进东回国后应聘进广州的一家大型跨国集团公司担任了技术总监。陈进东一进公司,立马看上了集团公司财务部的小美女黄莉莉,然而黄莉莉却对陈进东并不待见,陈进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追了整整两年多的时间,才终于击败众多竞争对手,最终抱得美人归。黄莉莉比陈进东小八岁,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不仅年轻貌美,而且家庭条件优越,老爸和老妈都是上海一所985”重点大学的教授。黄莉莉能够嫁给自己,陈进东感到十二万分满足,因为他晓得,他虽说自身条件不错,可家庭条件实在太差,和黄莉莉的家庭条件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因此结婚之后,陈进东对黄莉莉言听计从,逆来顺受,把黄莉莉像宝贝一样供着、宠着,对黄莉莉的要求,从来没说过半个不字。但这次为了去哪里过年,陈进东居然破天荒地对黄莉莉说“不”,让黄莉莉大为恼火。

事情起缘于一个周末的晚上,小俩口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收看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电视剧时,黄莉莉接到了她老妈的电话,说春节就快到了,问黄莉莉和陈进东什么时候回上海过年。黄莉莉想也没想就一口回答说,公司一放假,她就和陈进东一起回上海。黄莉莉的老妈高兴地叮嘱黄莉莉赶快上网订机票,说临近春节,机票很紧张,别到了临时买不到。黄莉莉说她晓得,她这就在上携程网订票。黄莉莉的老妈打趣说,她和黄莉莉的老爸等着亲眼看看陈进东究竟好在哪里,竟然把他们的心肝宝贝黄莉莉哄到了手。黄莉莉咯咯笑着撒娇,说她的老妈和老爸亲眼见到陈进东后,一定会喜欢上他的。挂断电话,黄莉莉转过脸,笑盈盈对陈进东说,她老妈问他们什么时候回上海过年,叫陈进东赶紧订机票。黄莉莉没有听见陈进东答应,奇怪地侧过脸,发现陈进东板着脸,黄莉莉一愣,狐疑地问陈进东,订机票有困难?陈进东摇了摇头。黄莉莉不解地问,那又是什么?陈进东犹豫片刻,鼓起勇气告诉黄莉莉,下午上班不久,他的老妈打来电话,叫他和黄莉莉回老家过年,他已经答应他老妈了。这怎么行呢?黄莉莉立马反对,说不行,不行,绝对不行。陈进东有些尴尬地向黄莉莉解释,说他们老家有规矩,新媳妇过第一个年,必须回男方老家。闻听此言,黄莉莉的脸色瞬间大变。陈进东又说,黄莉莉还不知道,他的老爸和他的老妈今年特意喂养了一头大肥猪和几十只鸡,准备趁过年的机会,邀请亲戚朋友来家里热闹热闹,算是补办一场他和黄莉莉的婚礼。陈进东的话音刚落,黄莉莉就马上哼了一声,问黄进东,他们乡下老家有没有卫生间、抽水马桶?陈进东说没有。黄莉莉问那在哪里解手?陈进东说猪圈里。黄莉莉的眉头一拧,说那不是很臭吗?陈进东说是有点儿臭,但解手也花不了多久,忍一忍就行了。黄莉莉哦了一声,问在哪里洗澡?陈进东说也在猪圈里。黄莉莉气得提高了声调,说也在猪圈里?陈进东说对呀,是在猪圈里洗,农村人没那么多讲究。黄莉莉说,哦,农村人不讲究?猪圈里洗澡,岂不是越洗越臭?陈进东说是有一点儿臭,但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又是忍一忍?黄莉莉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问有席梦思、空调、大彩电吗?陈进东说哪有什么席梦思啊?睡硬板床。没有空调,他的老爸和他的老妈说是浪费钱。大彩电倒是有一部。黄莉莉问有wifi没有?能不能上网?陈进东说没有wifi,不能上网。问到这里,黄莉莉再也无法忍受,冲着陈进东大声嚷叫起来,说就他老家这条件,叫她跟他回去过年,那岂不是叫她活受罪!黄莉莉的勃然发怒,让陈进东很是紧张,一时愣住了。黄莉莉见陈进东没有吭声,以为陈进东像以往每次发生争执时一样服软了。为了不至于让陈进东太难堪,黄莉莉放缓语气,说她看不如这样办,请陈进东的老爸和老妈跟他们一起去上海她家过年,让陈进东的老爸和老妈见见她的老爸和老妈,看看大上海,感受感受国际大都市的繁华景象。黄莉莉的这个主意,尽管出自一片好心,却叫陈进东无法接受,气恼之下,他眼睛一瞪,语气强硬地说,那不如请黄莉莉的老爸和老妈去他们乡下老家过年,看看青山绿水,呼吸新鲜空气,吃吃原生态食物,岂不比在上海过年更好、更有利健康!陈进东的这番话,让黄莉莉始料未及,顿时怒不可遏,她一拍面前的小茶几,说她已经给足了陈进东面子,陈进东还不领情,既然陈进东硬要坚持回他的老家过年,那她和他没办法再谈下去了,反正,打死她也不会跟他回去的。说完,黄莉莉呼地站起身,冲进大卧室,砰一声重重关上了房门。

望着紧闭的大卧室门,陈进东觉得极度的窝囊和气愤,他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心里暗暗懊恼,都怪他平时把黄莉莉惯坏了,大凡小事都迁就她,让她养成了说一不二的女皇脾气。陈进东晓得黄莉莉是个犟脾气,如果他针尖对麦芒,跟她来硬的,结局只会越来越坏。他叹了一口气,自我安慰说,也罢也罢,反正离过年还有半个多月,慢慢再想办法吧。

开着暖洋洋热空调的大卧室里,黄莉莉仰面躺在舒适的席梦思床上,双手枕在脑后,两眼呆呆地望着吊过顶的雪白天花板,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心里直骂陈进东,事先也不和她商量商量,就擅自作主要她和他一起回他那条件奇差、让她无法忍受的老家乡下过年,那怎么行!再说,她已经答应她的老妈带陈进东回上海过年,怎么能出尔反尔!黄莉莉一挥右拳,给她自己鼓劲,无论如何,一定得让陈进东跟她一起回上海去过年!

这时,黄莉莉的闺蜜娜娜打来电话,问黄莉莉在干嘛?黄莉莉说没干嘛,问娜娜有什么事?娜娜说梅梅刚打来电话,她下个月结婚。黄莉莉说好呀,她们班的最后一个美女也名花有主啦,到时得发梅梅一个大红包。娜娜问黄莉莉回不回上海过年?黄莉莉愤愤地说她当然想回,但陈进东却非要她跟他回他乡下老家。娜娜吃惊地问黄莉莉答应没有?黄莉莉说她怎么可能答应,陈进东的乡下老家没有卫生间,没有空调,没有wifi,洗澡和解手都在猪圈里,那还不冻死她、臭死她?娜娜嘻嘻笑着,叫黄莉莉千万千万不能答应,说黄莉莉这生在大城市、长在大城市的娇小姐,何曾受过那样的罪!黄莉莉说就是,打死她她也不会跟陈进东回他的乡下老家过年。娜娜顿了顿,说她给黄莉莉一付灵丹妙药,也许能够让陈进东乖乖举手投降。黄莉莉的精神为之一振,忙问娜娜是什么好办法?娜娜嘻嘻笑着对黄莉莉说,陈进东要是不向她投降,她就不给他做饭、不准他上床。黄莉莉扑哧一声笑了,说她还以为什么灵丹妙药,原来是胃惩罚和性惩罚,能行?娜娜说当然能行,她家的兵兵只要一不听话,她就用这办法整治他,管用得很呢。黄莉莉乐了,哦,原来兵兵也有不听娜娜话的时候啊。行,她就用她提供的灵丹妙药试试看。

快到十点时,生了一肚子闷气的陈进东准备洗澡,起身走到大卧室门前,习惯性地一拧门把,拧不动。黄莉莉把门从里面锁死了。陈进东愣了愣,敲响了门。听见敲门声,坐在床头玩手机游戏的黄莉莉没好气地问陈进东敲什么?敲什么?陈进东强压火气,请黄莉莉开门,说他拿衣服去洗澡。黄莉莉冷冰冰地说阳台上的衣服已经晒干了,叫陈进东自己去收。陈进东去到阳台,收下自己的内衣内裤,去卫生间洗了澡,再次敲响了大卧室的门。黄莉莉说敲什么敲,叫陈进东睡客房,说她受不了他打雷一样的呼噜声!陈进东呆住了,这不是屁话吗!黄莉莉一直说他的呼噜就像催眠的美妙音乐?怎么变成打雷,让她受不了了?分明就是故意找茬嘛。陈进东欲发作,但想了想,还是忍了,他知道,要是真的把黄莉莉惹火了,她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陈进东摇摇头,转身去了小卧室。

第二天早晨六点,陈进东像往常一样起床后,发现大卧室的门仍然关着,黄莉莉没有像平时那样在厨房里忙碌着准备早餐。陈进东洗漱完毕,发现大卧室还没打开,就去敲门,叫黄莉莉赶快起床,该做早餐了。敲了好一阵门,屋里才传出黄莉莉懒洋洋的声音,说陈进东不会自己做,顿顿吃现成吃惯了。陈进东明白指望不了黄莉莉替他做早餐,只得提上公文包,离开家,去到街头的一家早餐店吃了早餐。

傍晚时分,在公司了忙了一天的陈进东疲惫不堪地回到家,进到客厅,下意识地接连叫了几声黄莉莉,都没人答应。看来,黄莉莉还没到家。陈进东自言自语说着走进书房,把公文包放到小茶几上,坐到沙发上闭眼休息,心想一天一夜过去了,黄莉莉的气也应该消得差不多了吧,待会儿,她一定会带着刚买的肉食和新鲜蔬菜回家,动作熟练地做一顿丰盛美味的晚餐。

七点过去,黄莉莉没有回来,陈进东有些着急了,七点半过去,黄莉莉还是没有回来,陈进东这才觉得大事不妙,他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无奈之下,他拨通了黄莉莉的手机,谁知道一拨通,马上就被黄莉莉掐断了,再拨,黄莉莉再次掐断。陈进东彻底失望了,这一次真是把黄莉莉惹火了,她要罢厨了。他拿起手机,很不情愿地叫了一份外卖。

陈进东等待外卖送来的时候,黄莉莉早已经在娜娜的家里和娜娜、兵兵一起用过了晚餐。黄莉莉和娜娜约定,只要陈进东不屈服,她就在一直在娜娜的家里搭伙。黄莉莉是个吃货,厨艺远比娜娜和兵兵好,娜娜和兵兵对黄莉莉能在他们家搭伙,替他们弄出美味可口的饭菜是求之不得。

快打十点时,黄莉莉回家了,没给在书房里上网的陈进东打一声招呼,就径直进了大卧室,片刻,出来去卫生间洗了澡,返回大卧室,立马反锁上了房门。

十一点半,倦意一阵阵向陈进东袭来,他关了电脑,洗漱完毕后,叹了口气,自觉地去了小卧室。

每天白天在公司里,陈进东和黄莉莉之间再没有了互动,俩人都尽量避免碰面。

一周时间很快过去了,陈进东和黄莉莉之间的冷战无声地进行着,越演越烈。

陈进东的个性比较孤僻,在公司里几乎没有能一个铁哥们儿,找不到知心的朋友搭伙。上班时,中午在公司里吃工作餐,晚餐则需自己解决,周六和周日两天的三餐都需自己想办法。陈进东虽说是农村孩子,但却至小就被他的老爸和老妈娇惯,从没做过饭,无奈之下,他只好叫外卖、叫便当填肚子。开头两天还不觉得怎样,多吃几天,就难以下咽了,越发想念黄莉莉做的可口美味。夜里,陈进东独自躺在小卧室的床上,守着睡在隔壁大卧室席梦思上的妙龄佳人无法消受,生理上的强烈需求常常让他浑身燥热,彻夜难眠。

陈进东的心理防线一天天渐渐垮塌下去,这天晚上,他决定首先服软。黄莉莉一进门,守在客厅看电视的陈进东马上满面笑容地迎了上去,小心翼翼地对黄莉莉说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好,他思来想去,觉得不如大家都退让一步,大年三十,他们开车先回他老家住三天,然后就回上海。双方的老爸和老妈都照顾到了。黄莉莉不听陈进东说还好,听陈进东这么说,顿时火冒三丈,厉声吼骂亏得陈进东想出这样的烂主意。不可以,绝对不可以!陈进东早预料他的提议会在黄莉莉那里碰壁,马上抛出他的第二个主意,说他和黄莉莉既不回上海,也不回他的老家,把双方的老爸和老妈都接到广州过年。黄莉莉仍然毫不松口,连声说不行,不行,只能陈进东和她一起回上海过年,别的都没商量。黄莉莉斩钉截铁的回答,把陈进东彻底打焉气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还有五天就过年了,在激烈的争吵和熬煎的折腾中,黄莉莉暗暗打定了主意,大不了,到时她独自开车回上海过年,陈进东要去哪里过年,随他的便好了。

陈进东被逼得无法回头,打定主意,到时候,他独自回老家过年,对他的老爸和老妈说,黄莉莉临时接到一个紧急任务,被派到上海去了,无法跟他一起回老家。

又是两天时间过去了。娜娜打电话问黄莉莉情况如何,黄莉莉说娜娜的好办法看来行不通,陈进东至今仍然没有举手投降。娜娜让黄莉莉沉住气,说不是还有三天时间吗,陈进东一定会在最后关键时刻投降的。黄莉莉没精打采地说但愿吧。

黄莉莉没想到,还真让娜娜说准,陈进东终于投降了。

腊月二十八下午,陈进东下班回家一进门,就兴高采烈地高声对正准备去娜娜家吃晚饭的黄莉莉说他的老爸和老妈同意跟他们一起去上海过年。黄莉莉不敢相信她的耳朵,用质疑的目光望着陈进东。陈进东说,他的老爸和老妈说,既然黄莉莉坚决不肯回乡下过年,他们考虑良久,决定就满足她的心愿,一起去上海过年。听陈进东说得这么肯定,黄莉莉啊了一声,喜出望外地拍着手说,这就对啦,这就对啦。拿出了手机。

黄莉莉乐滋滋地告诉她的老妈,说陈进东的老爸、老妈将跟她和陈进东回上海过年,不晓得她的老妈妈和老爸欢迎不欢迎?如果不欢迎,他们就不回去了。黄莉莉的老妈马上说那还用问吗,当然欢迎喽,亲家和亲家母来玩,哪能不欢迎呢,一定要来哦!黄莉莉转过头朝陈进东扮了个鬼脸,说她的老妈说欢迎叫他们一起去。黄莉莉的老妈问黄莉莉是自己开车还是坐飞机或者坐高铁回来?如果坐飞机或者高铁回来,提前告诉抵达上海的时间,她和黄莉莉的老爸开车到机场或者高铁站来接他们。黄莉莉转过头对陈进东说,她的老妈问他们怎么回去?是自己开车还是坐飞机或者高铁?陈进东说抵近过年,机票、火车票根本买不到了,干脆他和黄莉莉请几天假,自己开车回去,广州到上海全程高速路,俩人换着开,一天时间足够了。黄莉莉表示赞成,对她的老妈说他们自己开车回上海。黄莉莉的老妈说行,她得赶紧把这好消息告诉黄丽莉的爸爸。叫黄莉莉和陈进东路上注意安全。黄莉莉笑着说她晓得了。谢谢老妈,上海见。挂断电话,黄莉莉叫陈进东帮她向老板请假,说陈进东在老板面前说得起话。陈进东说没有问题。片刻,黄莉莉不无狐疑地问陈进东,他的老爸和老妈怎么突然想通了,答应去上海过年了。陈进东狡黠地笑着对黄莉莉说,她不知道他俩冷战这些天,他背地里给他的老爸和老妈打了几十个电话,嘴皮子都快磨烂了,他的老爸和老妈心疼儿媳妇,才答应了她提出的方案。黄莉莉恍然大悟,说原来是这样哦,这嘛,还像她的老公。陈进东催促黄莉莉赶快去做饭啊,说他好多天没吃她做得饭菜了。黄莉莉妩媚地笑着对陈进东说,她马上去超市买菜。问陈进东这些日子,特想吃她做的饭菜了吧。陈进东坏坏地一笑,对黄莉莉说,那还用说,不但想吃她做的饭菜,更想吃她这棵娇嫩的小白菜。黄莉莉瞪了陈进一眼,娇羞地说他真是一个馋鬼。

黄莉莉买菜去了,陈进东泡了一杯红茶,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脸上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晚上,陈进东和黄莉莉在大卧室的席梦思床上一番尽兴的男欢女爱后,黄丽莉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幸福地依偎在陈进东的怀里。陈进东告诉黄莉莉,他的老爸和老妈来广州以后,有件事她得必须配合他。黄莉莉说有什么需要她配合的,请陈进东尽管说。陈进东说,他是在电话里谎称黄莉莉有喜了,他的老爸和老妈才屈服了的。原来是这样哦,黄莉莉恍然大悟,伸手捏了一下陈进东的鼻子,说他真会编假话,她哪里有喜啊,没影的事。陈进东说他当然知道黄莉莉没有喜,他这么说,还不都是为了骗他的老爸和老妈去上海过年的权宜之计吗?他老妈听他说她有喜了,高兴得连话都说不清了。趁此机会,他说她不愿意回乡下老家过年,说害怕突然换了环境,影响肚里胎儿的发育。她的老爸和老妈请她和老爸去上海过年。她的老妈马上答应了,说只要对胎儿好,去哪里过年都行。还说要把家里喂的那头大肥猪杀了,砍一半腌上盐,再杀几只鸡,一并带去上海,让她的老爸和老妈尝尝正宗的原生态食品。黄莉莉乐得咯咯直笑,笑过之后却又担忧地说,半边猪和几只鸡,怎么好带上车啊?陈进东说他的老爸和老妈自有办法,请村里的专门跑运输的谭富贵帮忙就行了。黄莉莉放下了心,又问陈进东,从他的老家开车到广州,得花十多个小时吧?陈进东说要开十多个小时。刚才他已经给他的老爸和老妈电汇去三千元,让他们付谭富贵的汽油钱、过路费和幸苦费。陈进东说完,黄莉莉点点头,夸陈进东想得还真周到。

除夕那天清晨,陈进东和黄莉莉在广州客运站接到陈进东的老爸和老妈,装上半边猪肉和几只杀死剖开的大公鸡后,马上驱车直奔上海,当天傍晚平安抵达了陈进东老爸和老妈的家。

两大家子人在上海过了一个闹热年后,正月初六一大早,陈进东开着宝马轿车,载着黄莉莉和陈进东的老爸、老妈依依不舍地离开上海,赶回了广州。

过了元宵节,陈进东的老爸和老妈离开广州返回了乡下老家。

由于陈进东向他的老爸和老妈谎报了军情,陈进东和黄莉莉的造人计划不得不提前进行,在俩人的努力下,没过多久,黄莉莉果真怀上了。

当天晚上在饭桌上,黄莉莉对陈进东说,第二年过年,孩子才几个月,把陈进东的老爸、老妈接到广州帮他们带孩子,一起在广州过年,再也永不这争论去上海还是去乡下了。

陈进东吞下一块梅菜扣肉,笑着说,那是,那是,那是必须的。

陈进东说这话时,心里直乐,他原本根本就没给他的老妈说过黄莉莉怀孩子,是他的老妈在他焦头烂额之际,突然打电话给他,叫他和黄莉莉不要回老家过年,他们跟他和黄莉莉一起去上海。幸福来得这么突然,陈进东简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连问了两次,得到他老妈的肯定答复后,忙问是什么原因,他的老妈神神秘秘地说,情况有变,天机不可泄漏,到时候再告诉他。高兴之际,他急中生智,编造出黄莉莉怀孕的事,他的老爸和老妈信以为真,高兴得不得了。

两个月过去,陈进东的他老妈来电话询问黄莉莉怀孕情况怎样时,陈进东又一次提出他的疑问,他的老妈才道出了真相:原来,陈进东的老妈给陈进东打来电话的前一天,他们乡下老家院子里那位80多岁的侯老伯因病去世了。按照当地的习俗,80岁以上的老人去世是喜丧,得在家里停放七七四十九天。停丧期间,除了侯老伯的直系亲属,院子里其他在外地上学、打工的乡亲必须回避。因此,陈进东的老爸和老妈哪敢让陈进东和黄莉莉回去过年,坏了规矩,撞了煞气,那可不得了。陈进东的老爸和老妈不愿在过年的喜庆日子里把侯老伯病逝的噩耗告诉陈进东和黄莉莉,因此陈进东的老爸和老妈果断地改变主意,答应了跟陈进东和黄莉莉一起去上海过年。而脑瓜子机灵的陈进东趁机编造善意的谎言,也使得黄莉莉不好再以“我可不愿过早生小孩,还想好好玩几年”为理由反对造人计划,实现了他能早日当老爸的愿望,毕竟他眼看就快满35岁了。

 

 

通讯处:四川省宜宾市翠屏区南岸宜宾清源水务集团设计公司:

  编:644002

QQ844036285

王鉴:男,19922月生,20157月毕业于四川大学锦江学院中文系。四川省宜宾市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四川省宜宾清源水务集团设计公司。小说《遭遇城管执法》入选漓江出版社出版的2013《中国高校文学作品排行榜》。小说《现世活报》获“凯风网2014年首届四川大学生征文”一等奖。散文《荷花和“山水云天》获2016西安“我·荷·你·”诗歌、书画、摄影、散文大赛”征集一等奖。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