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界动态
  3. 文化
  4. 内容

朱文杰:李白的长安,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日期:2017-12-26 人气:4242

文:朱文杰,原标题:李白的长安

唐代皇都的长安是繁华的标志。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作为1000多年前就达到一百万人口以上的,世界独一无二国际化大都市,当然是人们向往的城市,也是诗人向往的地方,可以说中国当年有点名堂的诗人十之八九都到长安生活过。或登科作官,或漫游北漂,或安居乐业,都是在长安,诗人幸会更无前。毋庸置疑,长安就是一座诗之城。而其中的声名最为响亮的诗人,一定是被誉为“诗仙”的李白了。

诗之长安,也应该是李白的长安,李白,字太白,与玉皇大帝座下的,位列仙界的太白金星同名,而太白金星也是天上一颗星,夜空中最早出现的一颗最亮的星星。人们也叫它长庚星。所以李白之名,寓意他就是天上星宿。李白年轻时就被人看重,礼部尚书苏廷出任益州大都督府长史,二十岁的李白带着诗文前去拜访,苏廷赞赏道:“此子天才英丽,……且见专车之骨。若广之以学,可与相如比肩也。”加之李白又长得一表人才,清秀俊朗,气度非凡,因之,受三代皇帝崇敬,名重一时的天台道士司马承祯,一见李白,就赞他“有仙风道骨,可与神游八极之表”。

李白天宝初至长安。往见贺知章,八十余岁的贺老当时已是三品官衔的“太子宾客”,在文坛也是宿老元勋,读了他的《乌栖曲》和《蜀道难》,击节叹曰:“子,谪仙人也!”。从不会掩饰自己的李白,以后写诗也自我夸耀一番:“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长安一相见,呼我谪仙人。”让人不禁为他的率真而感动。

李白也是一位名符其实的酒仙。他的诗仙之名是自我吹嘘的也是与他比肩的诗圣杜甫为他量身定制的。杜甫《饮中八仙歌》中说:“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中酒中仙。”李白与当时的文坛泰斗,也是最欣赏自己的贺知章,诗酒唱和,金龟换酒的故事被传为佳话,因而他与贺知章、李适之、汝阳王、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为“酒中八仙人”。

李白具有不沾一丝人间烟火,远离凡尘的仙人气质,你读他的诗,写庐山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写太白山“太白与我语,为我开天关”,胸括万殊,天人对话,与天呼应;写黄河长江:“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如此妙悟妙语,岂是凡俗之人可道出?

他羡慕神仙的潇洒浪漫,欣赏“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的江湖的义重云天;喜纵横,喜游侠击剑,轻财好施,是人们对他少年时光的总结。李白的性格秉赋之中自然是与仙有缘啦。

李白第一次入长安,年已30岁了,李白的目的是向皇帝献赋,用他新写《大猎赋》希图以“大道匡君,示物周博”,能博得唐玄宗的赏识。另外,也趁此游览一下长安,领略这座“万国朝拜”的帝京风光。他居住在终南山脚下,有人说李白想走“终南捷径”,走玉真公主门子,可去玉真公主在终南山中别馆拜见,正好玉真人去华山,他只好托门卫留了一首诗献给公主,也不知所终。

李白是自视甚高之人,遭遇无人赏识,献赋无门,有志难伸,只能徘徊魏阙之下,和长安的市井少年厮混到一起了,他说自己是“误与五陵豪”交往,险些遭人毒手,因此瞎混了快一年,心灰意冷,遂“行路难,归去来。”失望而归。

李白二次入长安,在天宝元年,李白42岁时,这次是奉诏入京,自然风光无限。唐玄宗降辇步迎,而且对李白说:“卿是布衣,名为朕知,非素蓄道义,焉能致此。”就是说,你虽然是一介布衣,但你的大名我早有耳闻,如果不是你平素积蓄了这么高的声名成就和影响,你怎么会得到我今天召见的殊遇呢?于是,玄宗皇帝赐给他七宝床,御手调羹,亲自为李白调制羹汤招待他喝,当时叫皇恩浩荡,确实是一种极为稀罕难得的殊遇。接着李白入翰林,开始了他长安的辉煌之路。应诏写点诗文,起草几篇昭告文书,尤其是在奉诏至兴庆宫为杨贵妃写下了那首当时就轰动长安,以后又影响千年的《清平调》:“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晓拂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支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他曾得意地说:“幸陪鸾辇出鸿都,身骑飞龙天马驹。王公大人借颜色,金章紫绶来相趋。”“激赏摇天笔,承恩赐御衣。”这是何等荣耀的风光呀!但没过多久,李白弄清楚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点缀太平的帮闲文人,像是唐玄宗蓄在身边的一个倡优罢了,可以说和他力图“大济苍生”的政治抱负是大相径庭。

于是,因厌倦而郁闷,不开颜的李白,开始“浪迹纵酒,以自昏秽”,放浪形骸,借酒浇愁,与一帮文朋诗友整日醉饮,只能和他们一起,“与尔同销万古愁”了。可这一下喝出了个长安的“酒中八仙”,这才有了“天子呼来不上船”,借酒装疯,拒绝奉诏的逸事。可能恼火憋闷的李白不想这样和唐玄宗玩了。一次,传说玄宗把李白从长安市上召回来,要他给一个外来进贡的番国写诏书,而李白沉醉在大殿上,借着酒兴,耍蒙卖骄,让高力士为他把靴子脱了,让杨贵妃亲自为他研墨,他才来写这封诏书。这是何等风流倜傥,开心解颐,以至后来成为中国诗史上,诗人摆谱,邈视皇权的唯一例子。笔者以为,这种事也只有李白能作出来,也只能发在李白这个特殊的人身上。因为他是“谪仙人”嘛!当然还离不开有点另类,还有点可爱的唐玄宗的纵容和戏谑了,你别忘了唐玄宗是一位爱扮丑角演戏的被梨园奉为祖师的皇帝呢?

在长安、离长安、忆长安,构成了李白的长安三部曲。长安因李白而光彩,李白也因长安而风光。若长安没有李白,一定会失色。若李白没有长安,那他也就未必是今天人们心目中的李白了。长安,即大唐盛世,一个开放的无所不在的带有奢靡色彩,繁华至极,却暗蕴着盛极而衰,危机四伏的皇都,在多个方面影响塑造了李白。李白人生的顶峰在长安,不得志也在长安,他的得意诅丧,放纵落寞,都在长安。对李白来说:爱也长安,怨也长安。虽然他两次到长安,也就仅仅三、四年天气,但他一生最闪亮的日子,恰恰在长安。

李白是一个放荡不羁、我行我素、胸怀坦荡、浑身透亮得不知虚假为何物的,喜怒哀乐全表露在脸上的阳性子人,也是那种充满天真意趣、单纯善良、轻财好施、仗义勇为的性情中人。他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篙人!”也可能“拔剑四顾心茫然。”“挥涕且复去,恻怆何时平?”

通长安之路《蜀道难》,到了长安《行路难》,长安並非全是美酒金樽,莺歌燕舞,神仙居住的地方。虽“大道如青天”,然“我独不得出”。这都是李白骨子里透出的性格使然,他“戏万乘为僚友,视俦列为草芥”,恃才傲物,遂遭谗谤。他也自知不为朝廷所容,而且壮志难酬,理想邈远,只做了一个供皇帝诗文娱乐的翰林待诏,让他的长安梦破灭了,“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嗟”。长安此时成了他郁闷憋屈的伤心之地,就像他在《梦游天姥吟留别》发飙所言的:“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便在天宝三年写了一首《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表示有意归山。谁料就在此时,倒被玄宗也以其“非廊庙器”,赐金放还。皇帝和诗人曾经的缘份尽了,成了互不待见之人。玄宗还算可以,客气而体面地把李白贬出了千年帝京的长安。

另外,笔者以为李白的安能事权贵,是不包括唐玄宗的,他眼中的权贵应是高力士、杨国忠、李林甫之流的导致唐王朝腐败的王侯权臣。因为李白也写过“长揖蒙垂国士恩,壮士剖心酬知己”这样感恩唐玄宗的诗。我们不能脱离历史看待李白,当时知识分子,谁不想把自己的才学“货与帝王家”呢?

李白落寞地离开了长安,但他与长安情愫已化千千结,解不开了。他在《长相思》中倾诉着这种铭心刻骨、魂梦牵绕的相思:“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阑,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绿水之波澜,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催心肝。”

他离开长安,但仍以长安人自居,写下了“客自长安来,还归长安去。狂风吹我心,西挂咸阳树。”还有那句绘炙人口的名句“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一个“愁”字尽显诗人眷恋长安百般之复杂心情。

李白祖籍甘肃陇西成纪,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李白约五岁时,家迁居绵州昌隆(今四川江油)。其二,李白出生绵州昌隆县(今四川江油县)的青莲乡。病死于安徽当涂县。这几处地方除过碎叶城,笔者都有幸去过,以领略诗仙的风采。在陇西明白了“天下李氏出陇西”;过剑阁,到江油,知道了蜀道离此不远,还在李白幼时的牧童放牛雕像前留影;在安徽马鞍山市长江三大矶之一采石矶,参拜了李白醉中捞月的投江处。可以说有意无意中完成了对李白遗迹的追踪。

李白的诗中,对我影响最深的就是那些关于月亮的意象了,因为还是在学前的孩提之时就会背咏的第一首诗,就是“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可以说我是在吟诵着李白的月亮诗长大的。所以,我曾写了一首《李白的月亮》,以表示对诗仙李白的无限敬仰,和对他那些带着明珠仙露,霞霓紫光,灵思妙悟的咏月诗的极至欣赏。並特录于下:

不必问青天/不必问明月几时有 / 举杯相邀 / 月光就会常照金樽里/当孤月沧浪河汉清时/轻舟泛月而行/山月必定随你归/一夜飞渡 苍茫云海间/今人不见唐朝的月亮/只有从李白诗的化境中/仰望白玉盘/那千古的晶莹/月下独酌也好/九天揽月也行/低头思故乡时/谁个能逃脱/李白月亮构筑的樊笼

而李白的诗,不但深受写传统格律诗的诗人喜爱,同样让中国写新诗自由诗的人找到了自己的根。以新诗写李白、忆李白成为这几年的一道亮丽风景,其中最为我推崇的就是余光中的《怀李白》了:“酒入豪肠 / 酿成了月光 / 剩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 绣口一吐 / 就是半个盛唐”。好一句“绣口一吐 / 就是半个盛唐”。一下说出了我的心意。

李白是继屈原之后中国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中国诗歌史上一位少见的传奇诗人、天才诗人。李白的诗代表了盛唐诗作的最高峰,豪放洒脱,充满盛唐气象,为后世留下最为光彩夺目的诗歌经典。

杜甫称赞他的诗说:“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他自己也自信满满地说他的的诗是:“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啸傲凌沧州”。李白传诵千年的诗歌,永远都是那样的雄浑而灵秀,具有摇撼五岳、激荡江河般的力量,春风拂人,山花灿漫般的美感,以及紫霞丽日,清水芙蓉般的纯粹。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1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