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界动态
  3. 中国道教
  4. 内容

朱文杰:韩愈其人其事

日期:2018-07-11 人气:115804

有“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盛誉的韩愈,是唐代古文运动的领袖。中国文化史上一位杰出的语言巨匠,被尊为“唐宋八大家”的头牌人物,而令世人赞叹。这一赞叹竟然延续了一千多年。

我喜欢韩愈,是从他的《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一诗开始。“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至尊除弊事,肯将衰骨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这可能是有史以来为秦岭写得最有名的诗了。家国不幸,诗人赋以秦岭深邃苍古之审美意蕴,让人深为羡佩。还有他那个位列八仙的侄子韩湘子,让我对他有了一份神秘感,在西安每经过南城墙下大湘子庙街不由就想到了韩愈。

想着少年时登华山,过苍龙岭,遇韩愈被天下最险之西岳,吓得写下遗书的投书处,心中就有几份轻视他。我还是在去年2011年,再登华山时才想通了,千年前的华山和现在的华山,怎能相提並论呢?那时的华山路况,不可想象的艰险,哪有如今经过千年,历代凿辟的山道,苍龙岭应属人迹罕至之绝地。因而,设身处地想一想,韩愈才是真性情,投下遗书,再毅然而下苍龙岭了。其实陕西应该感谢韩愈,感谢他为秦岭和华山作了上千年的免费广告。

韩愈写长安的诗不少,最脍炙人口的应是《早春》,全诗为:“ 天街小雨润如酥, 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 绝胜烟柳满皇都。”韩愈诗中的天街,就是唐皇城承天门与朱雀门之间的显赫一世的承天门大街。常有皇帝天子出巡的御驾行进其中,因而称天街。道边均栽植槐树,人们也俗称此街为槐街。街两边侧道是身穿紫袍的高官的步道,承天门大街一直通向朱雀门外大街,为唐皇城南北中轴大道。所以人们也称朱雀大街为“紫陌”。而“绝胜烟柳满皇都。”成为人们赞美皇都长安,经常引用的 佳句之一。可我最喜欢“草色遥看近却无”一句,这也是我心目中韩愈感觉超好、超绝的,可以名垂千古的诗句。

韩愈在这“紫陌”之街,还有一件和诗人贾岛偶然相撞发生的趣事。说的是诗人贾岛,骑驴吟诗,横过朱雀门大街,正苦吟苦思 “僧敲月下门”一句中,用“敲”还是用“推”,不断用手比划推敲姿势,一时沉浸于诗中,如入无人之境。不料,一头冲进了京兆尹韩愈的出巡马队中。在唐朝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一个小民百姓胆敢冲撞管理京城的大员的马队,哪可是犯罪之事。当年唐朝的京兆尹,相当于如今的北京市长兼卫戍区司令,管理着比如今西安大几倍的地盘,整个关中中部。可宽厚的韩愈並未发怒,让贾岛上来问原由。于是贾岛细说苦思“推”与“敲”之事。惹得韩愈一下亮了眼,竟刮目相看这位年轻的落拓诗人,哈哈大笑说:“我看还是用‘敲’好,万一门是关着的,怎么能推开呢?再者去别人家,又是月夜,还是敲门有礼貌呀!”贾岛听得连连点头。这样,不但“推敲”成了写诗作文斟酌思考的历史典故,而且二位诗人在这古长安的中心大街上,因了一次偶然相撞,竟引为知己,成就一段诗坛佳话。

其实贾岛撞韩愈,並非第一次,无独有偶的是,他前面,还是在这朱雀大街撞了一个同样是京兆尹的姓刘叫栖楚的官员,当时骑一匹瘦驴的贾岛见秋风正高 , 黄叶满地 ,想出了“落叶满长安”一句,经他苦思又想出了前边配一句 “秋风吹渭水”,摇摇晃晃、喜不自胜之间,才撞的。那一次运气还不算太坏,刘栖楚以为碰上了疯子,仅把他关押了一夜。

国家邮政局在1983年8月10日发行的《中国古代文学家》(第一组)纪念邮票中第三枚就是韩愈。我只所以关注韩愈,並把他列入我说邮,以及“邮票陕西”的撰写计划中。全因了他在陕西留下了这么多的辉煌的诗文,和传颂千古的逸闻趣事,以及所经受的艰难和坎坷,让你想躲都躲不开。

韩愈字退之。河南河阳(今河南省孟州市)人,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因官居吏部侍郎,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他三岁而孤,受兄嫂抚育,早年流离困顿, 他20岁赴长安考进士,三试不第。到了第四次,韩愈又碰上了同一考题。可他冥顽不化,竟将上次落第的文章《不迁怒不贰过论》,一字不改,抄一遍交上。科举取士,常常以一篇文章定夺终身。韩愈自信到固执的性格,这次全然显露出来,不管不顾,可以说有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举。多亏老天开眼,碰上了一位贤考官,赶巧竟还是去年的考官,叫陆贽。难得的是陆贽並非固执己见之人,反而引起他的重视,又细细读之,才发现这是一篇上好佳作,不由击节赞赏。于是,韩愈被圈点中了进士。韩愈的大胆之举,在常人看来,几乎不可理喻,有谁敢将失败的作品再次抄录,捧献庙堂?可偏偏遇到了陆贽这样一位从善如流的一代贤相,方才得以脱颖而出。

韩愈一介儒生,下笔千言,汪洋恣肆,做起官来却是一顿三跌,命途多舛,仕途更显曲折,屡受挫折。他提出“不平则鸣”的论点。认为作者对现实的不平情绪是深化作品思想的原因。为官时也遵循着 “不平则鸣”因而给他惹上几次大祸,让韩愈惨遭贬谪的,恰恰是诗人自己奏呈的辟佛力作《论佛骨表》。

《旧唐书.韩愈传》记载:元和十四年,宦官杜英奇迎法门寺佛骨至长安,唐宪宗先将佛骨迎到皇宫内供奉,然后再送至寺庙。在皇帝崇佛风气的影响下,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庶人小民,纷纷施舍财物,以表虔诚,没有财物的,甚至自残身体以示礼敬。“王公士民瞻奉舍施,惟恐弗及,有竭产充施者,有燃香臂顶供养者”上行下效,一时整个社会都丧失了最起码的理智,长安满城士民如痴如狂,已经发展到走火入魔了。韩愈马上给宪宗皇帝写了一封奏章,直言反对礼佛。在这篇文章里,他力陈敬佛之祸,认为伤风败俗,甚至把皇帝奉若神明的佛骨指为“朽秽之物”。这篇文章虽然流芳百世,但在当时,韩愈对佛祖大不敬,宪宗勃然大怒,要将韩愈处死,幸亏裴度的大力营救,韩愈被贬谪为潮州刺史。这才有了那首“朝奏夕贬”,“云横奏岭”的不朽之作。

其实早在他任监察御史之时,因上书论天旱人饥状,痛论宫市之弊,请减免赋税,立即招致了非法获利者们的强烈反应。时隔不久,他就被贬到远僻的阳山做县令。不过,韩愈凭借其文章的影响力,以及必要的人际援助,很快又回到了京城。可是他秉性如此,不平则鸣,哪会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直接触犯圣颜,最后还差一点丢了老命。而这次惹恼皇上受到的打击,並沒有让他一蹶不振,宪宗死,他又回到了京城。最后官居国子祭酒、兵部侍郎、吏部侍郎、京兆尹等职。这才有了和贾岛在朱雀大街相撞的趣闻逸事。

韩愈不愧为天纵奇才,其散文纵横开合,以雄强丰沛之气势胜;奇偶交错,巧譬善喻,尽显功力无穷;或诡谲,或严正,艺术特色多样;扫荡了六朝以来柔靡骈俪的文风。韩愈也是诗歌名家,艺术特色以奇特雄伟、光怪陆离为主。求新求奇,有独创之功。他语言上坚持“词必己出”、“陈言务去”;在作品风格方面,他强调“奇”,以奇诡为善; 特别重视文人的道德修养,提出养气论,以及“不平则鸣”显示文人骨气品格的论点,都让后人感佩而敬重。其赋、诗、论、说、传、记、颂、赞、书、序、哀辞、祭文、碑志、状、表、杂文等各种体裁的作品,均有卓越的成就。

韩愈推崇诗仙诗圣,有:“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惊世之慨叹。其实韩愈文章历经千年,同样也和李白、杜甫一样“光焰万丈长”。(作者:朱文杰;原文标题:文杰说邮:走近韩愈)

朱文杰:1948年生于西安,现任西安市诗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西北大学中国节庆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西安秦砖汉瓦研究会副会长、西安市文史馆馆员。系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出版诗集《哭泉》《灵石》《梦石》《朱文杰诗集》(上、下卷);报告文学《老三届采访手记》;散文集《清平乐》《拾穗集》 《长安回望》《吉祥陕西》(上、下卷),《邮票上的美丽陕西》。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55230